The Chances we get and lost again

-The Chances we get and lost again.-

 I saw his faith smile at that moment ... I'm suddenly falling fast in this fantastic feelings.

Though he never know how this start ...

and how this ended.

 

-前言- 

 

每一篇個別的極短篇故事,而故事之間卻又有點相關的關係(?

The Chances we get and lost again.

想表達的意思就是:

我們找到了故事起頭的機緣/機會,但是卻找不著這故事又是怎麼結束的

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方面、相遇與相離、失而復得的各種小複雜(?)情緒

 

最近,心情比較偏向這一塊日常互動這類感受,實在還無法進入想像的小說世界裡啊(泣

總之,先享用(?)這幾小則故事吧~~想像讀起來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呢?(沒頭沒尾的感覺就是了哈哈)

 

分享一首可以搭著聽的幾首歌曲,第一次分享男生的耶(?)

(若有版權問題,會立即下架)

 


 

序

 

  在那之前,你我都習慣隱沒於平凡的人群中,僅能跟隨時間的腳步,默默在各自的小小生活圈中努力掙扎著;在那之前,你我都厭倦了信任與情感是多麼輕易地破滅,僅能保護脆弱的真心,悄悄的關上了受傷的心房。

  兩顆心所負荷的已超載,我們從未卸下心房,察覺彼此溫暖且真實的存在,早在第一次相遇之時,你我心中已微微顫起不安的悸動,我們都察覺了特別的存在所激起的陌生情感。

 

  因為,在那之後,我們看見了彼此。

 

〈壹、墜入的瞬間〉

 

  若似光霧下的一片小境地,細小的塵埃漂浮在光線中,泛黃的書頁沙沙隨著夏日的煦風翻動著,舊書味與無法形容的安祥氣息混雜在這座有著五十年歷史的圖書館中───每一天,我都會獨自過來一趟,就像古人將自己的心靈與情感寄託在山水那樣,將自己埋進書中的世界,來趟為期四十五分鐘小小之旅,雖然能待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但耳根子和心靈暫時不用忍受教室裡的吵雜人聲、忍受室外的窒熱空氣。

  對愛書人士來說,這裡無疑是一個享受書中世界的聖地、一個可以放空心靈、閉目養神的最佳所在───

 

  「借書。」

  我沒低下頭來看今天圖書館值班的工讀生是誰,只管把書遞到對方面前,反正無所謂,這不重要,我是想借本書,不是來點名。

  今天這位工讀生似乎是沒做過幾次刷書這項工作的新手,他笨拙多弄了幾秒才刷好,手桿條碼機發出了“嗶”的聲音,工讀生將書翻回正面謹慎的遞給我,我想他比我小一屆所以才如此恭敬吧。

  含糊不清的向他喃喃說了謝謝後轉身,我的眼神停在這次借的小說封面───上有一位側身牽著腳踏的女孩,她身後的背景位在夏末秋初的森林祕徑───真希望我也能到那樣的地方走一走,遠離這裡充滿笑鬧人聲以及雜音的地方... ...

  

 

  「欸,學姊,等一下!」肩頭震了一下,我往圖書館透明門口轉頭,只見櫃檯桌前有一名看起來斯文卻頗呆的學弟拎著我的借書證,是剛才的工讀生,他舉起我的借書證在空中晃了晃。

  我眨眨眼,天啊,我‧居‧然‧掉‧了‧我的借書證!

  「啊,我真粗心,掉了就麻煩了。」我收回方才語氣中的鬱悶,走回櫃檯前,滿心感激的從他手中拿回借書證。

  要是遺失了自己的借書證,麻煩不只是後續補發的手續等,況且攸關我的生活樂趣,光是想像無法借書來看的那一天... ...不,我的生活已經夠糟了。

 

  我抬起頭想和對方說聲謝謝,他同時也直視我的雙眼___他戴著一副寬版的黑框眼鏡,底下的眼神有點呆滯但撐得上有活在凡間___他愣了一會。

 

  「學弟,非常謝謝你,如果不見的話,就糟糕了。我微微點頭,勉強露出幾抹笑容,表示一點善意。大概是因為見到我這張臭臉,他被嚇愣了吧。

  他抿了一邊的唇,「不會,看得出來學姐十分熱愛閱讀。」

  我感到小驚喜,也為此有點小緊張,因為從以前就不擅與陌生人攀談的我,接下來只能很弱的回應這句,「對啊,我喜歡閱讀...

  「嗯。」

  果然,害對方不知該如何接話... ...

  「還好發現妳掉了。」他道。

  「嗯,真的很感謝你提醒我,謝啦!」我將借書證收回外套的口袋內裏,拉上拉鍊,以防再次遺失的風險。

  他搔搔頭,又重複說了一次“不會”,然後走回櫃檯後,繼續處理雜事。我識相的拿起借閱的書,瞥了一眼門口旁牆上的圓鐘,僅剩三分鐘就要打鐘的時間,距離教室大約還有五十公尺的路程,得加快腳步才行。

  下圖書館前的階梯時,突然頭髮搔過脖子時肌膚微癢了起來,我壯起膽子,回頭一看,瞥見那位學弟剛好扛著一疊資料單經過大門口,轉頭的剎那間,我的視線剛好對上他的,我們都嚇了一跳───他的紙往前傾一啪而散,而我在最後幾階的樓梯上摔了滑倒───

 

  他也在看我

 

墜入的瞬間 

 

〈貳、生戀師〉

 

  每一次心如靜水的時候 你的經過總是莫名泛起一絲漣漪... ...

  我老在想你在想什麼

  可你太會隱藏真正的情緒了

  說什麼也只是問起別的 不提自己的

 

  討厭你

  用慍怒的眼神

  用苦笑的眼神

  用和善的眼神

  跟我說話 聽別人跟我說話

  你好像了解我什麼似的

  可你只是靜靜的不語 像隻溫馴的貓

  而我才是那個乾著急亂想的那個人

 

  待人你都是公平的

  處之淡然

  女孩對你的嘻皮笑臉你總能請鬆迎上

  而和我不得一接觸 卻變得緊繃

  是什麼

  我懂 真的

  膽拒你對我的善意

  不是別的 就是怕落得更深

  你的好是用來墜入

 

  午間的小憩 看見你趴在桌上睡覺

  聽你說你怕冷

  那時就很想把你擁入懷中

  但那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明明已經沉澱了

  你卻推上我的眼鏡

  有意 無意

  通通無解

  而你照樣那樣的樂天

  可我希望若不是有意的

  就請你無意的離開

 

  為我,斷開這一廂情願的自作多情

 

生戀師

 

〈叁、今世,泡沫美人魚〉

 

  漲潮帶來的回憶,既乾澀又苦鹹,想淺嚐一口,卻又在輕點冷冽海水時又變得猶豫不決。她明白,會開始懷念,是因為距離曾經所擁有的,如今正一點一滴的流失當中。

 

  而那道劃破世界彼端的曙光,在透藍的海水表面上,灑下的,是她無法直視的波光。澄澈的波光。熟悉的海風。赤腳下的微溫細沙。

 

  翻騰的浪花邊,她往大海中拋出白色的海芋花瓣,滑過臉頰兩側的眼淚流進嘴角,嚐到一絲苦鹹味,含淚灑下的最後一片花瓣,是藏在內心多年的那份情感,那一片橙紅色海芋的花瓣隨風起舞,最後往更遠處的海浪上飛落。

  她忍不住哽咽,嚐到更為苦澀的鹹味。

 

  全都想起來了

 

今世,泡沫美人魚

 

〈肆、清淨之後,你說愛我之後〉

 

  清淨之後,在這一路獨自前行的漫長旅途上,從沒預料你出現在我的未來。

 

  本以為,星期五完成的一個故事終了,情也該斷了,他在下一個星期五出現。

  老天總愛開玩笑,給了全新的我們,卻又同時還給我們舊有的情感,無法猜測會如何發展的答案與選項,只得那晚的情緒與理智斷線,我想著:怎能對我如此狠心啊。

  

  現在,過了風風雨雨,繞了那麼大一圈,甚至是哭了、累了,我承認曾經愛過你錯誤的形影,你也沒變成我心目中的聖人。

  然而這得來不易的相聚,說好的,我們會珍惜。

 

  直至你說愛我之後。

 

清淨之後,你說愛我之後

 

 

〈伍、無人知曉、無心過問〉

 

  一如往常。她坐在桃木窗前的小圓桌沏茶。

  如青如黛的清澈雙眼總是映著窗外無邊外際的遠山裊煙,若有所思的,她撐著下巴,嘴角掛著愁苦的悲傷。山下咖啡店內的人們,不是笑咯咯的高談著未來無限美好的人生計畫、就是一口咖啡一口是非的叨絮現實的苦悶。

 

  只獨有那位年輕的女孩與那扇桃木窗外的雪景,時間是靜止的... ...

  也許她正在癡癡等待遠方的良人歸來、抑或者她遠離了城囂,隻身面對無知的未來,此刻她正思考的下一站的何去何從... ...

  無人知曉,究竟她喝下的茶是甜、是苦?

 

  然而,在山下這間咖啡店的人們忙著打舌、忙著暢談,無心過問。

 

無人知曉、無心過問

 

-由衷的感謝,你的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ei (緋) 的頭像
Fei (緋)

☪ 緋's World

Fei (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